Logo           Name Logo
 首頁   關於我們   管理者 


學術活動相簿



閱讀錢寶琮

臺灣師範大學數學系 洪萬生
刊登時間 : 2009-09-08 21:50:31

        在拙文〈重訪《九章算術》及其劉徽注〉(1991) 中,我利用了很長的篇幅,說明錢寶琮對於「劉徽注」研究的洞燭機先。事實上,那些文字也是我「私淑」錢先生的心情寫照。為了存真,請容許我做一些稍嫌冗長的轉述,以及必要的夾註:

1985年秋天寄寓郭正昭先生New Jersey居所時,在他的書房邂逅《錢寶琮科學史論文選集》,可以說是我付笈美國三年最難忘的經驗之一。

按郭正昭早年倡導台灣科學史之研究,居功厥偉,1970年代移居美國New Jersey。我在1985年榮獲國科會獎學金進入紐約城市大學 (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),追隨道本周 (Joseph W. Dauben) 教授學習科學史與數學史,當年九月一日剛剛抵美後,曾在郭先生的寓所寄宿了約有三個月之久。由於郭正昭與其他師友的鼓勵,我大約從1970年代中期,即開始自修數學史,並且發表了一些年少的塗鴉之作。在那個學術資源匱乏與政治高壓統制的台灣,我倒還能「困而學之」,自得其樂:

赴美之前,我對中算史家錢寶琮的《中國算學史上卷》(1932) 及《中國數學史》(1964),已有了極深刻的印象。因此,該《選集》所收論文的廣度和深度固然令我欽仰,但叫我驚訝的,毋寧是其中所納入的一篇未刊稿 -- 〈《九章算術》及其劉徽注與哲學思想的關係〉,因為該文在「試圖說明《九章算術》的編寫體例與漢魏哲學思想的關係」時所採取的研究取向,與拙文〈重視證明的時代魏晉南北朝的科技〉(1982) 不謀而合。

        事實上,我必須承認:在七十年代末期我開始接觸中算史時,錢寶琮對魏晉算學家劉徽注的評價,給了我非常、非常深刻的啟發,丹麥漢學家華道安 (Donald B. Wagner) 的論文 “An Early Chinese Derivation of the Volume of a Pyramid: Liu Hui, Third Century A. D.” (1979),當然也惠我良多,但那是稍後的故事。在那個時候,我可以『合法地』擁有的中算史書籍只有李儼的《中國算學史》、《中算史論叢》以及《中國算學史論叢》等書,但是,這些著作都不適合初學者,對僅僅受過現代數學專業訓練的人來說,更是常有難窺堂奧之歎!幸好,我適時地在中央研究院數學所的圖書館書架上,發現了早已絕版的《中國算學史上卷》(1932)。或許我當時對中算史已經有點概念,不過,錢寶琮在該書中對於劉徽注《九章算術》的推崇,絕對是我在七十年代末孤獨地走向數學史的一盞明燈!

 詳見全文

Picture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數學系版權所有
©2008 NTNU Department of Mathematics. All Rights Reserved.
建議將螢解析度調成1024 * 768以上﹐以便獲得最佳瀏覽效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