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名思義,繪本(picture book)以圖畫為主,文字則用以連貫來賦予意義。不過,有時候圖文比例過於失衡,繪本的主題容易失焦。如此一來,作品瀏覽起來固然「賞心悅目」,然而,其主題可能難以凸顯。因此,如何在圖畫的形式中,融入有趣的內容,應該是繪本,尤其是數學(或科學)繪本,值得努力提升的目標。

在形式 vs. 內容的安排上,這本熱愛數學男孩有著令人激賞的平衡。這是由於繪者在創造本書時,「不斷嘗試融合數學和藝術的世界」。事實上,我們的確可以在本書的圖畫中,體會繪者總是「試著把數學的概念或理論融入我的構圖當中,無論是用算式、圖形或數字群的方式來表達。」譬如說吧,繪者讓年幼的保羅爬上凳子,在牆上以類似塗鴉的方式,畫出伊拉托森尼斯篩子尋找質數的埃拉托斯特尼篩法 表格(Eratosthenes sieve)。這種將數學知識活動融入故事情節的敘事手法,是許多數學小說成為經典傑作的主要原因之一。而本書也歸屬數學小說文類 ,它的出色的圖畫敘事手法,當然值得我們高度推薦。

最後,我還基於其他理由推薦本書。本書作者與繪者通力合作,完美地呈現傳主保羅・艾迪胥溫暖、無私及悲天憫人的本性,以及隨時希望與他人分享數學研究的熱情與胸襟。這種無私與分享的人格特質,在目前過度扭曲的跨國分工競爭體制中,尤其顯得彌足珍貴。現在,就讓我們一起進入這位「數字愛人」的生命歷程之中吧。

Print Friendly
http://mathmuseum.tw/wp-content/uploads/2017/02/熱愛數學的男孩.jpghttp://mathmuseum.tw/wp-content/uploads/2017/02/熱愛數學的男孩-120x150.jpg洪 萬生新書介紹最新消息Erdős Pál,Paul Erdős,兒童讀物,繪本,艾狄胥顧名思義,繪本(picture book)以圖畫為主,文字則用以連貫來賦予意義。不過,有時候圖文比例過於失衡,繪本的主題容易失焦。如此一來,作品瀏覽起來固然「賞心悅目」,然而,其主題可能難以凸顯。因此,如何在圖畫的形式中,融入有趣的內容,應該是繪本,尤其是數學(或科學)繪本,值得努力提升的目標。 在形式 vs. 內容的安排上,這本《熱愛數學的男孩》有著令人激賞的平衡。這是由於繪者在創造本書時,「不斷嘗試融合數學和藝術的世界」。事實上,我們的確可以在本書的圖畫中,體會繪者總是「試著把數學的概念或理論融入我的構圖當中,無論是用算式、圖形或數字群的方式來表達。」譬如說吧,繪者讓年幼的保羅爬上凳子,在牆上以類似塗鴉的方式,畫出伊拉托森尼斯篩子尋找質數的埃拉托斯特尼篩法 表格(Eratosthenes sieve)。這種將數學知識活動融入故事情節的敘事手法,是許多數學小說成為經典傑作的主要原因之一。而本書也歸屬數學小說文類 ,它的出色的圖畫敘事手法,當然值得我們高度推薦。 最後,我還基於其他理由推薦本書。本書作者與繪者通力合作,完美地呈現傳主保羅・艾迪胥溫暖、無私及悲天憫人的本性,以及隨時希望與他人分享數學研究的熱情與胸襟。這種無私與分享的人格特質,在目前過度扭曲的跨國分工競爭體制中,尤其顯得彌足珍貴。現在,就讓我們一起進入這位「數字愛人」的生命歷程之中吧。Museum of Mathematics @ Taiwan